首页 一个老男人眼里的邻居少妇 下章
第12章
曹九那张淋淋、不断吹出难闻口气的大嘴巴,已沿着秀慧颈项间,贪婪地吻至她前!那娇嬾粉红的尖,顷刻间已被两片肥厚的嘴噬了!在使劲地过一遍后,又从口中吐出那如毒蛇般的舌头,向着头灵巧地弄着!

 看着曹九的嘴巴正忙碌地在秀慧前左、右地滑动着时,他那在秀慧‮腿双‬间不断游走着的手,配合着那张嘴巴,隔着那小内,向那鼓鼓的户按着之余,更不时地伸出指尖,探索弄着的位置。

 秀慧身上的感地带,不断被曹九剌着,一般难受的生理反应,最终按不住倾泻而出了!而曹九感受到,秀慧那两颗头,已变得硬翘起来了!而指间感到,阵阵自户里溢出的暖,已把内粘得透了。

 在曹九的疯狂吻下,秀慧前的两团娇尖,已被那张大嘴巴滑发亮了!那张嘴巴开始向下移动了。上的细短胡子,不停地磨擦着每寸洁白幼滑的肌肤!曹九在把秀慧两条美腿都吻过后,他那油光闪闪、粘着稀疏发丝的秃头,移近了秀慧‮腿双‬间了!

 此时曹九更看着秀慧‮腿双‬间下笑道:“嘻嘻嘻!陈太太那水真多!给人摸摸便成这样子!嘻嘻嘻”

 曹九说毕,头颅已一下子便埋在秀慧‮腿双‬间使劲地臭闻起来!他那双手,同时抓着秀慧两个雪白的房拼命地猛

 这时曹九又兴奋地叫道:“啊…晤…晤…嘎…晤…晤!嘻嘻嘻!陈太太那的味道,老子爱死了!晤…晤…晤…!”

 看曹九忘我地用鼻头,隔着那湖水蓝色的内,不断磨擦向秀慧那鼓鼓的户!

 他那双糙的手掌,在把玩过一对房后,再贪婪地缓缓摸索而下。随着曹九的呼吸加重,他双手已紧抓着秀慧的内暴地扯下来了!

 这时曹九一边把玩臭闻着那条小内,更一边下地向秀慧说道:“嘻嘻嘻,陈太太果然是名得出水的货!看啊!你又弄了一条内啊!嘻嘻嘻,晤…晤…晤,给陈太太穿过的,都是香耶!嘻嘻嘻”

 当那湖水蓝色的内被掉到地上的同时,房间内又再次响起了秀慧那哀怨的呻声了!因这时曹九那油光发亮、稀发散的斗大头颅,已埋于她‮腿双‬间动起来了!

 曹九那又热的舌头,在秀慧户上,正忙碌地舐了又一遍又一遍!

 几大的指头,又使劲地把两片肥扒开!灵巧的舌尖,马上如毒蛇般钻进那嫣红鲜里去。那颗已被剌得突翘起来的蒂,更不时被曹九含进嘴里弄!

 兴奋的曹九,不断手口并施的摸弄吻着秀慧的户!弄得秀慧呻大作之余,不住大量地溢出!而曹九这时拿准时机,爬起来提着他那早已坚硬如铁的,准备提上马了。

 看着面容绷紧的秀慧,张开小嘴发出一声闷响后,曹九那黑黝黝的,已整一下子便再度完全进了她的道里去!秀慧的美,着实令久久未有再尝辱知味的曹九兴奋大作。

 曹九那坚实的股肌,已迅速地在秀慧‮腿双‬间急速地起伏过不停!疯狂式的,正连连冲击向秀慧那雪白凝脂的娇躯上。一双坚高耸着的房,被牵引得剧烈晃动起来!

 两点在急速漂着的粉尖,一颗已迅间被曹九的嘴巴所占据了。而另一颗,早已被捏弄于数指头之间了!硬的大,正把秀慧那紧凑的道填得满满的,在来来回回地拼命过不停!

 “喔…喔…喔…啊…啊…喔…哎…哎…喔…喔…噗哧…噗哧…啊…啊…哎…哎…哎…喔…喔…啊…啊…哎…喔…喔!”秀慧的痛苦呻声,夹杂着曹九那沉重的呼吸声,又再一次地由房间的窗户传出,响彻了整个依旧是漆黑一片的山岭上。黑夜虽漫长,但难阻档黎明的到来。随着鸟儿的歌声由房子的窗户传进房间之内,天色渐渐显示,快将到天明时份了。

 而房间里的大之上,两具已被汗水沾染得发亮的躯体,却依然再缓缓地动着!

 强烈的侵占望,催生得曹九好像有用不完的气力似的?看他虽已干至汗浃背。

 豆大的汗珠已挂满脸上,面容艰辛地张大嘴巴,连连息!

 但曹九下身那又黑的大,仍坚硬地填满了秀慧那已红肿一遍的户内,在一下又一下的着!沾满着秀慧‮腿双‬间那些滑的,在曹九送间,粘着他的下身,丝丝地被牵引着!两遍黑黝黝的,粘糊得互相绕不清了。

 相反惨被曹九辱了一整个晚上的秀慧,已被折磨至虚的她,此刻已变得气弱柔丝,连叫喊的气力早已失去了!眼泪已都乾了的秀慧,现只能软瘫在上,默默地忍受着曹九那种没完没了的辱。

 看着张大嘴巴,呼气连连的曹九,像要把自己一点一滴的体力,也要用尽后才罢休似的?那一脸艰辛在苦苦支撑着模样,所为的?就只是尽量去足自己那股贪婪的侵占望!彷佛就要将这股一直抑着的兽,尽数发向秀慧的体上。

 看曹九这时一把抹去额上的汗水,随即直,一手按在大上支撑着身体,一手则狠狠地紧握着秀慧的一个房!在一遍沉重的呼吸声下,展开了发前的最后疯狂送了!

 不管曹九的心有多贪婪?但已干了一整个晚上的他,此刻体力已渐到了不支的地步了!看他在呼出长长的一口气后,便全身一阵绷紧,一股热烫烫的,又再一次进秀慧道深处的子里去了!

 曹九在发过后,便倒过一旁在急速的息着。而秀慧则依旧是动也不动的软瘫着,也不知她是否已被弄至昏倒过去了?这时的房间里,又再次变回一遍的寂静了。

 直至清晨的阳光,从窗户外直照进房间内!剌眼的阳光,把躺在睡上,正在闭目养神的曹九,照耀浑身极不自在!于是他便起跑到了浴室去,畅快地洗了一个澡后,显得精神奕奕的返回睡房里。

 他一边穿回那身发黄发臭的衣服,一边看着仍是赤条条地软瘫于大上的秀慧!她那张漂亮的面孔,已被一头凌乱不堪的秀发所遮盖了!在那雪白的体上,布满了一度又一度红红的指痕!

 在那张开了的‮腿双‬中间,仍残留了大滩乾涸了污秽物!看到秀慧被自己干得如此不堪的模样?曹九竟不住展现出一面猥亵的自满来。在穿好衣服后,他还贪婪在地上拾起了昨夜从秀慧身上扯下来的衣物在下地把玩嗅闻!

 曹九在把秀慧那些衣物,通通都进那破旧的子里后,竟意犹未尽的向着大上的她靠过去!看他轻轻地向秀慧推了一把,发现到她竟已是昏不醒后,曹九又伸手到她身上抚摸起来!

 曹九还笑地喃喃说道:“嘻嘻嘻,陈太太长得真漂亮!今后老子我可福不浅了!嘻嘻嘻!”

 咧嘴笑的曹九,临离去前,还要伸手在秀慧的一个房上摸弄几遍后,他才肆无忌惮的推开了房子的大门,子,展现出一派懒洋洋的样子后,才关上大门,缓缓地向山下跑去。很快便在那清晨的山径上消失踪影了。

 这时的坤叔,在昨夜在离开了秀慧家后,便怀着满肚子郁结,跑到了市区内的一所夜店,独个儿喝了一整夜的闷酒。此时他才带着满身酒气地返回店子里去。

 而正当他打开了店子的大门时,他已嗅得一阵令人作呕的汗臭气味,已从他身后扑来了。

 坤叔下意识地回头一看,一条令他感到极讨厌!但又得无奈要面对的身影,已站立于他眼前了。而这条臭气冲天的身影主人正是曹九来!更令人倒胃的,就是曹九竟边用糙的手指,进鼻腔里扣挖!边看着坤叔发出诡异的笑容。

 看到曹九,坤叔便不其然感到光火了!于是他随即便破口大骂起来道:“妈的,你这老乞儿有风快活不去!跑来我这里干吗?”

 曹九又一面意气风发的驳斥道:“唏!没有赵老板的引领,我这老乞儿,又怎有风快活的份儿啊?”

 坤叔随即又骂道:“妈的,你胡扯什么?我引领你什么?我没要你这无赖把那陈太太…!”说到陈太太这三个字,坤叔登时便语起来了!心虚的他,口中再也骂不出只字来。

 而曹九则随即地说道:“唏!赵老板说话可要放乾净点。是你先向那太太干过什么?我便跟着干过什么吧!说到无赖嘛?我们彼此、彼此吧!”曹九这番话,着实令坤叔没有半点再能驳斥的余地!他只能低着头,默默不语。

 而曹九又乘势的说道:“这事我看赵老板还是不要太张扬吧!我这老乞儿不打紧啊!但赵老板的声誉嘛,就不能受损了。”曹九的说话并不是无道理!作贼心虚下,坤叔便一把将曹九先拉扯进店子里,待关上门后,才能感到较安心一点!

 坤叔这时才开腔向曹九问道:“那你老早跑来找我干甚?”

 曹九这时又再懒洋洋地说道:“风,老子昨夜真的够了。赵老板果真识货!那太太真捧极!害得老子我,也要干上她一整夜呢!嘻嘻嘻!”他接着又说道:“可是嘛,说到快活嘛?老子口袋里又缺钱!想去吃点好的,穿点好的也不行!你说我怎可快活呢?”

 坤叔登时气结的说道:“妈的,亏你还有面向我要钱?”

 曹九又说道:“呵呵!依我看那太太应不敢把这事告诉别人!但我这老乞儿嘛?口袋里缺钱便会不高兴!老子不高兴便会四处说话来!若给那太太老公回来后知道嘛?赵老板你说会发生什么事啊?”

 曹九的来意,分明就是要向坤叔勒索!但碍于有把柄在曹九手上。坤叔虽心感到不忿!最终,只得无奈地跟曹九一起到银行去!把自己辛劳赚取回来的积蓄,无条件的向曹九双手奉上。

 曹九在接过坤叔手中钞票后,便马上跑到城里去真的快活了!而坤叔在气上心头下,买了瓶酒,边大口大口的灌进肚子里,边东拐西拐的返回山上的老家去了!在途经秀慧家门前时,坤叔却隐约听到一把女人的饮泣声,自秀慧家中传出来!

 楚楚可怜的饮泣声传至耳中,令坤叔心里登时泛起阵阵愧对秀慧的歉疚!但事而至此,如今坤叔得只有任人摆布。在内心百感杂下,坤叔惟有把手中那瓶酒,一口气的痛快喝光后,返回家中,大醉于上了。

 接下来的两天里,曹九也一直没有再在村里出没!而坤叔往往至深夜才返回家里去。使得这条原本已人迹罕见的山径上,在入黑后就更显得僻静了。但这夜,却有一男人身影,在漆黑一遍的山径上熟练地跑动着!而且更渐渐地向着山岭上,那唯一有灯光透出的那房子近!

 这山岭上那唯一的灯光,不但引来了数只灯蛾。而且更引来了一头嘴巴不停地溢出唾的饿狼!房子透出的灯火,正好显视房子内有人!而这头饿狼,正是为要捕猎房子内的人而来!

 独自在房子内的女主人,却不知危机已迫在眉睫!从窗户外窥看,只看到她似刚用过膳?正忙于收拾餐桌前的碗筷。那窃伏在房子外的饿狼,正是曹九这头不节不扣的老狼!而房子内的女主人,当然就是秀慧这名漂亮人的‮妇少‬了!

 曹九那布满红红血管的眼睛,正从窗户外紧盯着秀慧的一举一动。当秀慧收拾了碗筷,往进厨房里去清洗的时候,曹九已用熟练老方法,把秀慧的家门打开了!只一瞬间,他已飞快地窜进了房子内,再重新再把大门关上了。

 看曹九不动声的,已躲到客厅中的一角。可是秀慧还未及察觉!毫无防避地返回客厅中,清洁着在用膳过后的餐桌。细看她上身仅穿一件薄薄的浅黄衬衫,下身则穿了一条及滕的白色伞裙。

 而正当秀慧俯身在清洁餐桌的时候,她那浑圆的美,正透过那薄薄的裙子,在曹九眼前扭动起来!引得本已念高涨的他,双眼直要出火焰般!舌尖正不断地伸出弄着嘴巴。他体内的火,着实已再按不住了!

 他这头饥渴极的狼,已飞快地从秀慧身后一扑而上!两条强而有力的双臂,迅速的穿越秀慧际及颈项间将她紧紧地箝制着。秀慧在大惊失下,虽本能地作出反抗!可是正当她想使劲地反抗时,方才发现自己的身体,早已被对方紧抱至动弹不得了。

 在大惊下,秀慧慌乱地叫喊道:“啊!谁啊?快放开我,救…晤!”她还来不及呼喊,嘴巴已被曹九那糙的手掌掩盖着了。这双糙的魔掌,与及自身后传来的烈汗臭气味,秀慧又起会忘记!更何况,阵阵既熟悉,但却又令人骨悚然的沙哑笑声,已自她耳边响起来了!

 这时曹九在制服了秀慧后,便笑地向着她说道:“嘻嘻嘻!陈太太想喊谁啊?要老子帮忙找人来吗?”

 曹九在说话间,他那双手臂便使劲地收紧,还语带恐吓地向秀慧说道:“你若再敢叫,老子便宰了你!”已被吓至热泪盈眶的秀慧,只有连连地点头!而曹九除把紧抱她的双臂稍稍放松外,把掩着她嘴巴的手放开。

 这时秀慧随即又哀求道:“鸣…鸣,你想怎样啊?求…求你啊!放过我吧!”曹九又贴向她耳边笑地说道:“嘻嘻嘻!陈太太长得这么亮,老子又怎舍得放过啊!”曹九的来意,实令秀慧又惊又怕得扭动身躯叫喊道:“啊!不要啊!求求你别这样啊!放开我啊!”秀慧的顽抗,已再度点燃了曹九那股充满火的兽了!于是他使劲便一把将秀慧的头颅按在餐桌上,连随更把她的一条臂膀使劲地扭向背部!使得秀慧感到骨骼传来万分痛楚。

 收起了嘻皮笑脸的曹九,更一面狰狞的向秀慧骂道:“臭货!你还敢在老子面前摆什么臭架子?”

 秀慧在剧痛下则不断求饶的叫道:“啊!好痛啊!求…求你,不要啊!好痛啊!”听到秀慧在痛楚下的哀求,曹九忽地温柔的说道:“不想受苦?那你就得乖乖的依我吧!”

 接着曹九又紧紧地从后把秀慧抱起来笑地说道:“嘻嘻嘻!陈太太若叫嘛?那就要把其他人都一并引来了!嘻嘻嘻,这样嘛,陈太太的丑事,就要给所有人都知道了!要吗?你要人人都知道这事吗?”曹九的技俩果真凑效!他这么一说,已把无知的秀慧吓至只懂得连连的摇头饮泣。

 曹九见状,就更乘势的再说道:“若人家知道这事?他们会怎样看你啊?嘻嘻嘻,他们定会把你看成是一名贪图富贵,到处勾搭男人的妇!嘻嘻嘻,只要任何男人有钱,都可以来死你这货!”  M.eMEnGxS.com
上章 一个老男人眼里的邻居少妇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