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花荫露 下章
第六回 父丧子立渐入庭堂
第六回 父丧子立渐入庭堂

 诗云:

 恋红脔纳了老命,临终悔千嘱万叮。

 顽劣子岂从父命,入座堂淬锻铁炳。

 话说王老绾贪恋女乃至神昏志,余娘见他老朽不中用,便废了那轮宿规矩,着玉娘、蛾娘、蝶娘照料他,自己夜夜自个儿取乐。一年四季,瓜果蔬菜中亦有许多状如男人物的,她便捡拾着,以便夜间享用,实觉得不受活了,便唤王景入内,前面掏掏后面挖挖,亦能杀火入帐。

 次年,王老绾于蛾娘房中卧不起,盖了三棉被,尚还抖个不停,郎中把了把脉,摇头去了,众人皆知老爷将去,蛾娘、蝶娘、玉娘皆号啕大哭,唯余娘抹了两把,乾嚎两声便止住了,她知老绾即将归天,先自他间取了杀人不见血的“起帕”端了,再寸步不离老爷身边,她唯恐老爷临终说什么不利于她的言语。

 蛾娘、蝶娘、玉娘原是农家女子,并无多少心计,自从嫁于老绾,衣食不愁,初时也享了几月如鱼得水的恩爱日子,她们心里对老爷全是敬爱,如今见大限将至,又想及今后几十年难熬,不由得悲从心发,泪如雨下。

 挨了五,老绾已是气息奄奄,申时,老绾睁开蜡黄眼睛,似乎恢复若许光辉,他握住蛾娘玉手,连连呼叫:“景儿,景儿。”

 余娘抢至前抢着说道:“老爷安心静养,会好起来的。”

 老绾摇摇头,吃力的说:“你等从我,没过几天快活日子,我走以后,大家好好过活。”

 众人见他将去,此乃断肠遗言也,俱泣不成声,只是咬紧皮儿,使劲点头。

 须臾,王景急步走入,跪于老绾前,乾哭几声,便垂头不语。老绾盯他一阵,摇了摇头,想一阵,又颔了颔首。

 王景不知何意,乃执父亲手道:“父亲大人,有甚么话,只管说。”

 老绾双眼突地睁大,纷呈异彩,他挣扎着坐起来,对儿子道:“景儿,我今生只养你一子,平时疏于管教,致使你不学无术,吃喝嫖赌,无所不为。圣人曰:‘子不教,父之过,’而今我要去了。从今以后,你要走正道,求学问,力争博个功名,若此,老夫死亦瞑目。景儿,附耳过来,为父有一句话要对你讲。”

 王景依言附耳过去,只听老绾一字一顿说道:“为父一生,无甚悔的,悔只悔求看破一个宇,我儿切记,乃世间第一大害。”言毕,老绾脖于一歪,口吐白沫而亡,余娘里外张罗,隆重埋过不题。

 却说老绾死后,王景只不快活了两天,他便又如平常那般了。王景已然十有四岁,个头中等,只是鼠头尖腮,一副泼猴相,王老绾在时,专为他请了一个学究先生,专教他做那考取功名的八股文章,他却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而今老爷既亡,他更如缰野马,哪里还顾得上做文章,老先生怄气,找余娘告状,余娘听他之乎者也,甚不感冒,遣金儿与他结了帐,给了赏钱打发他去了。

 而今偌大王家,在院里除了王景一个男子之外,剩下的便俱是女客丁,余娘甚是难熬,她和玉娘她们合不拢,她们在一起便说起农家事,叽叽喳喳甚是热闹,余娘听不懂,也为己思听。一到夜里更难熬,玉娘她们挤在一处睡,你摸我抠嘻嘻哈哈,便打发了,余娘自个儿得手发麻也不,甚觉投趣,不久也觉没趣,这才念起王老绾的好处来,悔不该着那‘起帕’他连番征战,以至亏空元而亡,若他还在,尚可,杀杀火。

 不说余娘难熬,且说老绾埋后第七,王景携金儿、银儿至陵墓做“头七”祭,墓地森寒冷,雾气沉沉,王景点了香蜡磕了头焚了纸钱,金儿、银儿自提篮里取供品摆好,站立一旁说老爷好话。

 且说金儿、银儿自十岁入王家已然四年了,她俩出落得俏生生闪闪,宛若才结蓬的豆荚,平时余娘做那事亦不避她俩眼目,虽然从未体验过那滋味,却亦知道不会无趣无味,否则,主母她几个争着要和老爷睡做甚?

 再说王景拜了几拜后,想起父亲临终遣言,不觉讪笑,想你活在,一夜连数女,快活够了,临终却说甚么诫,敢怕我了你的几房夫人罢,真没啥意思。况大娘早就邀我了她,你老亦是知晓的,只是空空如游大江,料她被你开山牛犁阔了,故如此尔,我便找几个未过的,尝尝鲜味,想是不同。王景遂于老绾墓前想那乐之事,不由痴了,他乃少年人,血气方刚,平时又经余娘点化,想了一阵,裆中小物便翘翘硬硬,一柱朝天了。

 金儿眼尖,觑公子怀里耸起一物,以为他怀里藏了蜡烛,遂叫道:“银儿快看,公子把蜡烛揣怀里哩!”甚觉有趣。

 有诗有证:

 老子亡魂尚未定,儿焚香思紧;

 无知丫鬟喳喳叫,公子怀中蜡

 却说此蜡擅咬人,又挖又扯凶而狠。

 且说王景思,金儿、银儿却道蜡烛入怀,王景被她俩惊醒,低头看,果见衣衫凸鼓。拿眼看嘻嘻笑丫鬟,却见她俩粉眉窖山,盼顾生情,玉颈酥怀,玉免惊科,一儿小红短襟拢不住凹凸骨,大腿中间一条淌出若许柔情。王景瞅瞅金儿裆部,又瞅瞅银儿裆部,一个高高陡陡,宛平原大坝冒小丘;一个尖尖鼓鼓,似新稻种萌芽出。

 王景平时咂她俩香嘴,摸她俩怀,已然谂十分,只是不曾一睹下风光,此时心既动,便下手。

 却听哗哗风急,冷气袭人,她俩俱抖索不已,王景出语试探:“今晚恁冷,寒夜如何且过?”

 金儿道:“室外虽冷,室内置有火炉,公子勿虑。”

 王景又道:“想我父亲大人,凄然寡居荒山,为儿心却不安,今晚伴他一宿。”

 银儿诧道:“公子今言语颇见孝心,只平时不甚恭敬,老爷在天之灵听你言语,定欣喜不已。”

 金儿道:“天气实冷,公子宿于荒家,恐冻坏了身子,小的不好向家主母待,还是早回为安。”

 王景隐隐笑道:“今晚宿此,那是不改的,金儿回去,着人打点过夜物什,快去快来。”金儿只得去了。

 银儿被冷风冻紫了脸,另是一番风景。王景怔怔看了一阵,银儿遂顾左右而言:“公子,小的身上有甚处碍眼么?”

 王景大笑道:“处处顺眼,处处令我心热。银儿,过来偎我,相互取暖才是。”

 银儿略愣,却被王景把手拉入怀中,处子芳香浓郁,王景嗅了又嗅,中物更见拔,它抵住银儿小腹,且不停跳动,银儿甚觉别扭,以手拨之曰:“公子,把这物儿取走,方偎得紧。”

 王景声道:“好银儿,只要你纳了它,便偎拢了。”一面说,一面凑嘴伸舌她红,只觉甘冽温暖,香无比。

 银儿遂道:“拿了便拿了。”她便出手拿它,拿捏在手,却觉热烫,心道偎得久了自然如是。一扯,却不出,只觉得滑腻腻溜了,她又扯之道:“甚物,好似泥鳅般,还跑哩!可给我擒住了,公子,你放手才是。”

 王景初晓风情,哪有如此遭遇,顿时魂儿都软了,听银儿趣语,遂道:“银儿,你拿不走的,我是让你纳它入你体里去。”

 银儿似不解,却恍惚解得,遂松手讪笑道:“公子说笑罢。”

 王景情急起来,伸舌别入银儿口里,拌动、咂,捞过银儿香舌叮咬,空吱唔:“我原想你该懂得的,谁知你是玉洁冰清,甚好,少爷今替你开苞,图后有个乐处。”

 银儿被他咂得芳心紧紧缩缩,听他言语,顿时明白,直红了脸,心道:“小的是他家买入的,争也没用,不如从了他,说不准熬个侧房夫人,也算一生富贵。”便乖乖由他玩耍。王景见她温顺,大喜,乃将手入她怀里,拧她柔花房,好似捂着那剥壳儿鸡蛋,热热,奇妙无比。

 王景虽被余娘破了重身,却不知前戏手段,他只觉自家物涨,便急急扯银儿衣,把手一摸,尖尖耸耸一花苞儿,心里发急,递捞自家物,凶巴巴将进去。

 “哎!”银儿惊喊,只觉得火辣辣痛,遂哭道:“公子,不得了啦,你破了我撒眼儿!”

 王景正觉如抵顽石,听银儿喊,才知找错了地方,遂拔它出来,朝稍下处入。“嗖”一声响,好似撕了绸缎,王景只觉物被甚挡了一下,却未挡住,他便只管朝里,心里快活地想:“这回成了。”

 银儿顿觉万箭穿心般疼痛,小手儿攥住王景衣,捏得滴出水来,原是她痛得手心冒汗,汗多了,便被捏了出来。

 公子只管送,即若小儿见了最可口的糕点,只管吃,哪管否,大约了二百余下,他便全身搐,昏天昏地,了。

 且说金儿已缓过劲来,渐觉户里滑顺,被公子蜡梗儿挠得酥酥,便忘了方才痛苦,呀呀咿咿唱起了小曲儿:“傻便角,我的哥!和块黄泥儿捏咱两个,捏一个儿你,捏一个儿我,捏的来一似活托,捏的来同在上歇卧。将泥人儿掉破,着水儿重和过,再捏─个你,再捏一个我,哥哥身上也有妹妹,妹妹身上也有哥哥。”

 王景正,听她曲儿动听,便问:“银儿,还来否?”银儿正疑惑那儿怎地不动了,只觉一团接一团热热的东西击打在自家花骨朵心上,怪舒适的,听公子言语,才知他完了事,虽觉得不甚满意,却不好意思再要,且说这一犹豫,户门口却火燎般痛起来,才知道这事儿亦是苦乐参半,遂以手挡拒道:“不来也,公子,我这小袋儿恐被你撕裂了罢!”

 王景物既软,遂退了出来,见他尖尖耸耸之物成了平顶,平顶上腥红斑斑,果被自家破了苞,遂道:“头一回,总免不了痛,下一回便有妙味了。”

 银儿只顾气,且拿小手轻攘痛处,裂牙苦笑,甚是难受。

 王景虽然了,想及里面紧紧扎扎暖暖和和趣味,小物又跳跳的弹,王景兴奋莫名,望着自家物呐喊:“起!起!起!”

 锒儿瞥将过来,见他小雀儿展翅飞,不气咻咻道:“可恶雀儿,哪天割来?吃了。”

 且说王景将银儿开了苞,银儿正痛得紧,他却小雀儿又要,银儿忙回:“公子可怜则个,今儿歇歇,明儿再。”

 王景不从,正拉扯间,却见远处亮一桔红灯笼,银儿慌慌张张搂起儿,道:“公子,金儿来也,要,你寻她罢。”

 王景闻言窃喜,遂提起儿遮了物,只俟金儿前来。

 须臾,蛾娘和金儿来了,王景一见蛾娘,暗道不妙,好事做不成也,可物却不听使唤,依旧朝天耸立,他便闪至小树后,拉树枝挡于裆前,方堪堪迹了丑物。

 蛾娘和金儿、银儿忙乎一阵,于那避风处搭一帆布帐篷,安置被褥,备下点心。完毕,蛾娘谓王景曰:“景儿,难得你一番孝心。老爷知了,定会保佑你早入仕途,明早我来接你。金儿、银儿跟我回去。”

 王景一听,顿时觉得无趣,宛若头浇飘冷水,只见他‮腿双‬一骨碌,咚地跪于老绾墓前,喃喃道:“父亲大人可怜孩儿则个,千万和邻居打个招呼,勿将孩儿分来吃了。”

 蛾娘听毕,遂对银儿道:“银儿侍候公子罢。”

 银儿捻衣角,慌慌道:“小的甚怕天黑,恐不行罢。”

 蛾娘遂道:“金儿你陪一夜罢。”

 金儿扭扭身儿道:“不成,不成。”蛾娘不知所措。

 王景又于老父墓前叨念:“老爷平素待金儿、银儿如同亲生儿女,今要她守夜,都却推三阻四,可见人心都是铁铸的,没─个记得情份二字。”

 金儿、银儿听了,扑扑跪地,叩头表白:“小主人勿生气,小的今晚就守─夜罢。”

 蛾娘独自归家不题。

 有诗为证:

 无奈之人诡计多,于墓首筑窝;

 挑罢银儿又占金,老绾气得死活。

 且说王景略施小计留下金儿、银儿陪宿,银儿知其心意,唯金儿诚惶诚恐。王景见蛾娘去远,雀跃而起,至金儿前,指着中翘物道:“金儿,你看这蜡可点得么?”

 金儿见他衣衫凌乱,且眼神,又见银儿走路一瘸一拐,想及主母及三房夫人曾被老爷得亦是这般,心里顿时明白八九分。金儿却是有心计的,她略一沉,便道:“公子苦心,小的明白,只是我乃奴才命,焉配得上公子?此事恐不能行,若让家主母知晓了,还道奴才贪公子荣华富贵,罪莫大焉,下人吃罪不起。”

 王景见他?嗦,遂不悦道:“什么小的奴才,只要得快活,便是好的。金儿,依了我罢。”

 金儿跪下,低泣曰:“奴才乃公子家买来的眼儿,哪瞧着不顺眼说不准又拉出去转卖,若果破了身子,奴才便不值一文。”

 王景心忖:“哄她高兴了,占了她身子,若快活温顺,也便罢了,若有闪失,届时照旧卖了,你奈我何?”遂扶起金儿、银儿道:“你两个不要悲悲切切,想我家有万贯,便终生养你二人,不是甚打紧事,只要从我依我,我后便扶你俩做两房太太。”

 金儿、银儿听罢,顿时破啼为笑,一左一右扶了公子入帐篷,银儿铺展铺,金儿摆设点心。王景吃喝完毕,遂唤银儿道:“银儿过来,我恐金儿害怕,先和你一回,让她看你何等快活,岂不甚妙?”

 银儿羞红了脸,金儿倒是落落大方,道:“如此甚好!”

 遂上前解除银儿衣,他见银儿裆部油油亮亮、红虹肿肿,遂戏道:“银儿私物被马蜂蛰了?”

 银儿以手掩之唤道:“公子,小的还痛得紧,不如金儿先上罢!”

 金儿拍他儿啪啪响:“你一身好,又白又,我见犹怜。我乃丑陋之辈,公子恐生厌尔,你先逗发公子兴致,我便捡个顺手人情罢。”

 王景听金儿言语,不似历头遭样,遂道:“恐金儿乃过来人罢?”

 金儿大窘,跪而答道:“公子言之有误。皆因老爷主母行事,吾常留心,故抬牙慧,安敢以残花败柳欺哄主人。”

 王景听罢甚喜,金儿助他了衣衫,只见中硬物纠纠昂昂,金儿把手之,奇道,“吾见老爷头冠开放,似一怒放花朵,而公子物却如一毫笔,尖尖鼓鼓,有趣有趣。”

 王景羞赫道:“老爷乃半百之人,恐弄得久了,故还不了原;我却禾苗初成,敢是未到开花季节罢!”

 银儿见他俩尽说闲话,遂催道:“要便,这风冷得紧。”

 王景听了,急拉她过来,令其仰卧,双手捉玉腿分开,且挟持腋下,物尽极而入,俟物沾上户,银儿痛得叫起来:“不也罢,亲哥哥,痛死我了!”

 王景哪管她死活,送送退退,越越快,只恨自己不能钻了进去。银儿煞白着小脸,不再言语,似是没了气息,金儿大惊,以手搭其鼻息,惊道:“公子别了,银儿死了。”

 王景心里只有一个字:!哪有闲心听金儿言语,有三百余下,银儿却又活转过来,只见她眉开眼笑,双手抚公子脯,笑道:“公子爷,小的尝到甜头了,尽管,再叫的便不是人。”

 金儿见她愉逾常,心有不解,但见金儿私处着公子物,耸耸跌跌,千篇─律,益发不解,反反覆覆就一样‮弄套‬,有甚乐趣,即如骑马好玩,骑久了也觉无趣。

 正当她觉得腻烦,银儿却动起来,两条玉腿不断挣动,部亦扭动不止,口中急道:“公子爷,左边得紧,挠挠;右边也,搔搔底处麻,大力搔,哎,再搔…亲哥哥,宝哥哥,我…我死了。”

 金儿瞧得目瞪口呆,突觉下腹里出一团火热之物,她亦吓一跳:甚么东西掉了?只觉户内润润,麻辣酥,非平生所有。心道:“原来里面极,故用那儿搔挠。”

 且说王景又再三百余,哗啦了,银儿却喊道:“公子爷,再,再!”

 金儿心跳异常,里处酸麻,故弃了羞怯,拍银儿小腹道:“蹄子,才说再叫的不是人,如今叫的山响,是什么呢?”

 银儿笑曰:“算我不是人,你若届时不叫,我便终生服了你。”

 且说王景丢了,只顾大口大口气,心道:“得快活,只这物儿要,若生得铁硬之物,那才得舒服!”

 金儿见公子之物较之刚才甚小,遂不满意道:“家主人偏心,拿大的喂她,却留小的待我。”

 公子软物,无奈道:“刚刚了,故又软又小,待我休养片刻,待它大而硬时,包得你快活。”

 金儿眨了眨眼,拉住银儿道:“公子也听到了,她说她不是人,便算是狗!而今主人有难,需狗出力了。”因她想起家主母咂老爷物情节,遂拿话套银儿。

 银儿涨红了脸,张张嘴,却甚也说不出,王景知金儿意,遂道:“金儿聪明,银儿,我这里有新鲜肠儿,你叼了去罢!”

 银儿本公子帮她解围,今听公子亦如此说,她遂认了。只见她闭眼凑近公子物,金儿却玩耍,先伸拇指于前,银儿进,了一,心道:“奇怪,公子物儿怎的生个硬盖儿来,若是如此,怎的会软呢?”

 王景忍不住笑,银儿便知金儿捉狭她,睁眼,果见一只自手儿贴近嘴,假意不知,大力咬之。

 金儿痛喝:“银儿‮狗母‬,你咬断我拇指了!”

 有诗为证:

 雏此亦歌连台戏,谁想器具不争气。

 知金儿拇指断否,且所下回分解。  M.emEnGxS.CoM
上章 花荫露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