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圈的无耻统治者 下章
第390章 良久良久
韩诺软硬兼施,心中的占有望火烧火燎,他的频频试图扣关,但刘诗诗的美尽管水花潺潺,却仍然无法一下子顺利入。

 “啊…不要…求求你!”刘诗诗轻声求饶着,无力地扭动着火辣感的娇躯,在这样的环境下,周围全是人,而且一想到附近就有丈夫“虎视眈眈”后面美不断受到韩诺的冲击,刘诗诗只感到又是刺,又是无助。

 她想反抗韩诺加于自己身上的辱,但又怕反抗太过烈,一旦被丈夫抓到自己在与男人偷情,她受到的凌辱将更加可怕。

 就这样,刘诗诗只好不断扭,试图挣脱韩诺的。吴奇隆的美老婆被自己设计得无所适从,既不敢强烈反抗,又不想乖乖就范。

 这样的方式所带来的极度亢奋刺着韩诺身上的每个神经。刘诗诗越是叫“不要”他越是兴奋,她越是扭动,他越是火旺。

 韩诺的双手更加急躁更加鲁地紧握住刘诗诗无比丰的一对弹十足的娇房,热血涌上他的脑门,抓着豪的手越来越用力。

 刘诗诗的豪在韩诺的捏中极度变形,娇头还不时被拉扯,但头却因这烈的刺而变得更加硬

 见他这样肆无忌惮地玩着自己的娇子,刘诗诗羞急无比,不断哀求道:“韩诺,求你…不要来…求求你…不要…不要!”

 美的御姐美女的求饶声更让韩诺大增,“啊…诗诗姐啊…你真是太美了…太美了!”韩诺突然探下身来,将刘诗诗的身子稍微旋转一个角度,便埋首在她的一对豪间,狂热地张开大口,含住其中一个,“咝咝”出声。“喔…韩诺,不要!求你…”

 刘诗诗突遭袭击,一股电从被的豪传遍全身,酥麻畅快的感觉使她的头脑一片混沌,一颗心“怦怦”跳个不停,只感到自己的硕在不断膨头更加凸,下面的水得更凶了。

 沟壑幽谷被磨擦所产生的更加难受,一种狠不得被捅的疯狂想法不断冲击着刘诗诗的理智,让她感觉自己快崩溃了!

 刘诗诗的声音本就极为娇媚,此时一旦轻声呻起来,更是无比销魂,令韩诺的更加坚硬鼓涨,难以忍受,突然。

 他暴地撕开刘诗诗的长裙,出她整个光滑洁的浑圆美,怒起的大蟒头紧贴着美口硬顶了上去,让刘诗诗又一次清晰地感受到它的强大和热力。

 她只感到一阵头晕目眩,随着越来越高亢的快传遍全身,刘诗诗的理智也愈来愈沉沦,她几次试图躲避。

 但美被韩诺的一烫,却让她的望火烧火燎,难以自已,逐渐失。刘诗诗不知道这到底是为什么,只知道美里面无比与空虚,极度需要的慰藉。再这样继续下去,自己一定会很快地臣服在韩诺这个胆大包天的狼的下。

 此刻刘诗诗简直舒服得升天了,丈夫吴奇隆虽然看起来很威猛的样子,但实际上早就已经不行了,从结婚之后。

 她从来没尝过这样的前戏会带给她销魂的感觉,带给她如此巨大的快。韩诺的技巧高超,花样繁多,处处搔到她这位人美妇的处,刘诗诗娇不停扭动,水泛滥而出,把韩诺的沾得粘粘的。

 ***身经百战的韩诺也有点按捺不住了,他一把扶着刘诗诗的纤,将她的两条粉腿尽量分了开来。

 刘诗诗的美甬道此时敞开在他的前,鼓突起,淌着甘的娇口正对着他不住颤动的怒

 韩诺扶着他那已涨成紫红色的巨大头摩擦着已成一片泽国的娇口,刘诗诗下方的滑之极,大头毫不费力地迫开外,挤进那充满水花的细里。

 尽管才是前端的冠,可灼热有力的冲击和无比大的头却已经是刘诗诗的‮女处‬美难以承受的。感受到的无比巨大所带来的阵阵涨痛。

 即将被丈夫吴奇隆以外的男人破身的窘境使刘诗诗的神智稍微清醒了一些,她哀哀求饶道:“阿诺不可以啊…不要…快放开…求你…求求你…噢!”

 这美‮妇少‬的求饶声娇媚入骨,让韩诺更是按捺不住心中的火,他把那又大又硬的宝贝稍微退出,在门外擦着,想让大头蘸着滑的水花快点没入中。被这么大的入实在太可怕了。

 趴伏在墙上的刘诗诗,只感到韩诺的大头已经强行顶开沟壑幽谷,大半已挤入她的美甬道,里面被顶得好涨好难过,又是空虚又是麻

 虽然看不到那,但感觉真的太雄壮了,光一个大头便将自己的两片花瓣迫开到极限。

 “韩诺不可以,不要…噢!”刘诗诗娇微微,她的‮女处‬美终于被强行挤开,那巨大的头从后整个顶了进来,使她情不自发出一声足的娇呼。

 “我就要失身于这个年轻人了…可怎么向老公待啊!”一丝失贞的绝望涌进刘诗诗的心头,灵未灭的她连忙用双手撑在墙上,将身子努力向前移了移,希望借助双手的力道阻止韩诺进,想让他的大头从自己的美里退出去一点点。

 可是,韩诺整个人趴在她身上,那随着刘诗诗股的退却向前推进,这样一来大头始终未能离她的美,反而更深入了一点,一下子顶到了她的‮女处‬膜!

 韩诺欣喜不已,深一口气,准备发力用头将刘诗诗的‮女处‬膜刺穿,把自己那涨得发痛的没入到她那极度空虚、期待已久的之中。

 刘诗诗的美感觉到大头的悸动和力道的酝酿,知道自己已无法幸免,她幽幽地叹了口气,充满着即将失贞的无奈和失落,这时候她抗无力,实则不只不能抗之。

 而且,竟不想抗之,内心深处竟充满了火热的期待!知道自己即将失贞,刘诗诗先是看了一眼不远处的吴奇隆。

 然后不由得闭上双眸,彻底丧失了反抗的意识。韩诺的已刺破了刘诗诗的‮女处‬膜,但由于头过于大,刺进一截后就被里面一层层的软阻碍着,一时无法顺利一到底。韩诺再次深一口气,股向前一,“哧”的一声。

 在水花的滋润下,长坚硬的顺着热的狠狠地入,冲破那层层,顺利一到底,触碰撞击到刘诗诗的娇花心。

 啊…好大啊…这突然一击,令刘诗诗猝不及防,一截炽热的铁已经迅猛地冲填进她的虚空深处,还未等她回过神来。

 那滚烫的坚硬顶端,竟狠狠研磨起她的花心,试图更近一步,竟是要钻进她的子!起初刘诗诗只感到一长火热的刺破‮女处‬膜,刺进自己热的美,深入到深处。

 当头穿过已经润的黏膜美甬道,到达花心时,全身随即过甘美的快挤擦到每一处,让她好不舒服。

 而现在,那头竟然还对着她的花心不断钻磨搅翻,丝丝涨痛感,混杂着难以形容的充实和酸感,令她难以抑制地发出了声声高亢的娇,肤光胜雪的体忍不住烈地颤抖起来。

 结婚几年,刘诗诗竟还是‮女处‬,更不要说尝过高为何物了,今天,她只感到自己的美深处,传出了一阵阵异常酥麻而曼妙的酣畅。

 那份令她全身神经都兴奋起来的绝顶快,迅猛地升腾为一种诡异莫名的飞升感,在她根本就来不及辨识和品味的状况下,让她骨酥心、飘飘仙,完全陷入了空白与虚无的境界里…

 等到韩诺终于将头钻入刘诗诗的花心,将那深深抵入刘诗诗的子之中,温柔啜饮着甜美的花时,刘诗诗早已经融化了。

 连骨头都酥软下来,她感觉得到韩诺正温柔地啜着她,在她最娇弱感的处所,一点又一点地将她的取,刘诗诗也知这销魂蚀骨的快活,会让她的水花无法抑制地狂出来。

 但这快乐实在是太美妙了,真可说得上是死,叫虎狼之年却初尝滋味的她怎么可能抗拒呢?***“老公,你不要怪我,要怪就怪你自己根本不行,韩诺他又太厉害了…”

 刘诗诗又看了不远处的丈夫吴奇隆一眼,不住纤款摆、柳眉娇抒、面如桃花、娇痴合,配合着韩诺的柔缓送,一次又一次地暴出自己最柔弱的所在,任凭他的或轻柔如羽、或狠猛如狼地着。

 元出的快乐是这般美妙,美得让刘诗诗的整颗芳心都飘飘然了,终于,她情不自地主动噙住了韩诺的口舌,让那高的娇在他的口中回响,柔媚地软垮了下来。一股股白色的

 在刘诗诗歇斯底里的哀婉呻中,难以抑制地一次又一次而出,击打着满子

 然后混合着韩诺适时出的,从被撑得密密实实的隙里不断渗出,顺着股沟淌染了地板,她那略带哭声的娇,令人不知她到底是快乐还是痛苦。

 而那不断筛抖的,同样也令人不清楚她到底是要逃避还是享受,良久良久,刘诗诗痉挛颤动的肥美以及盘在韩诺腿上不停蹭蹬的玉腿,才缓缓地平息下来,略微扭曲的俏脸重新恢复死人的妩媚,脸颊上两行因失去处子之身和人贞洁而绝望,混杂着体无比快乐,逗引得下来的泪水沿着绝美的面庞滑落。  M.emEnGxS.CoM
上章 娱乐圈的无耻统治者 下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