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娱乐圈的无耻统治者 下章
第397章 对外孙女
那不是比玩了什么女人更值得吹上一辈子?哪怕是只能做一个幕后英雄。***从拉斯维加斯到华盛顿的直达航班其实很少。

 但韩诺三人乘坐的这趟恰好便是,全程一共4小时17分钟。下了飞机,泰勒依依不舍地与韩诺作别,韩诺则同伊万卡坐上了前来接她的总统专车,一路到了白宫。

 白宫主要分为三个部分,主楼以及东、西两翼,东翼为宴会活动厅,西翼为行政办公楼及总统办公室。

 主楼外观三层,实有六层,其中第二层为总统全家居住的地方,也正是伊万卡带领韩诺最终抵达的地方。进入白宫,例行要进行身体检查,而韩诺很幸运地被从里到外检查了好几遍。

 原因嘛,一是他是个亚洲面孔,即使是由大公主伊万卡带进来的,那也是重点检查对象,而第二个原因就很搞了,韩诺全身上下竟然都没有!

 不是说他没有哈,而是他竟然什么东西都没带,这也太不正常了,不说出门带把,手机你总是要带的吧,而韩诺身上就是除了穿的衣服,连手机都没有。

 伊万卡知道韩诺身上为啥什么都没有,因为他不管想要什么都可以直接凭空变出来,自然不需要带,所以她对于韩诺被一遍又一遍地接受全身检查,感到有意思的。

 径直上了二楼,韩诺还没有见到特朗普,倒是先见到了他老婆,还有外孙女。特朗普一共有三任子,伊万卡是他和第一任子的女儿,而现在这位自然是他的第三任子,名叫梅拉尼娅。

 梅拉尼娅是70年生人,伊万卡81年的,两人就相差了11岁,而现在不过50的梅拉尼娅自然是徐娘半老,风韵犹存。

 “妈妈,你回来啦!”阿拉贝拉一见面便和母亲拥抱在了一起,韩诺便无暇去看她,而是和梅拉尼娅对视了一眼。两人相视一笑,韩诺当即在梅拉尼娅的脑海里种下了一枚印记。

 梅拉尼娅一个灵,开口朝伊万卡问道:“伊万卡,这位是…”伊万卡一边着女儿的脑袋,一边回答道:“这位是韩,我请来的客人,要和父亲见一面。”

 “哦,他在起居室里等着呢,你们过去吧。”梅拉尼娅也没问是什么事,但她确实对眼前这个年轻的东方男人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甚至于,不知道为什么就刚才那一对视,她的心底竟然被勾起了一丝趣。

 这时,小阿拉贝拉从母亲的怀里出来,注意到韩诺,立刻眼前一亮,“妈妈,你请来的这位哥哥长得好帅啊!”伊万卡笑道:“是很帅没错。但贝拉你不能叫哥哥,得叫叔叔才行。”

 “啊?!为什么,哥哥看起来明明很年轻啊!”“没有为什么!哥哥…不对,叔叔是妈妈的朋友,你叫他哥哥,难道还要叫妈妈姐姐吗?”

 “哦…”阿拉贝拉看着韩诺,总觉得自己就应该叫他哥哥才对,这时韩诺笑道:“其实叫哥哥也不是不可以的,伊万卡你说是吧!”说罢,韩诺朝伊万卡挤了挤眼。

 “嗯…”伊万卡的俏脸微微一红,“也是,如果贝拉你硬是想叫哥哥的话,也不是不可以的。”“好!”

 阿拉贝拉猛地一点头,“那我就叫哥哥了!”伊万卡也不明白女儿为什么一定要叫韩诺哥哥,但女儿叫韩诺哥哥,韩诺岂不是要叫自己阿姨?那叫自己父亲呢,爷爷吗?

 伊万卡想的是韩诺要叫特朗普爷爷,而韩诺自己想的则是他岂不是可以叫梅拉尼娅?“”韩诺不是没有过,但梅拉尼娅的年纪比他妈也大不了多少。

 ***韩诺蹲下身,阿拉贝拉的小脑袋,笑着道:“那初次见面,哥哥送件礼物给贝拉好不好?”“好啊好啊!”阿拉贝拉忙不迭地点头,不知怎地。她对眼前这个东方面孔的大哥哥充满了好感。

 “听你妈妈说,你很喜欢中国文化,而哥哥呢,恰好是个中国人,所以就送你一个平安扣吧!上面还有你中文名的一个字呢。”说着。

 韩诺便从他的储物空间里拿出了一个平安扣,而体现在表面上,就是他凭空变出了一只。“哇!”阿拉贝拉惊呼道,“好厉害,哥哥你竟然会变戏法!”“嗯,哥哥会的东西还多着呢!来,给。”

 阿拉贝拉兴奋地将平安扣接过去,指着上面那个红色的“贝”字道:“这个字我认识!我的中文名叫阿拉贝拉,这个字就是贝,货币的意思。”“诶!

 对,没错,贝拉真聪明。好了,你继续和外婆玩吧,我和你妈妈去见你外公了。”“嗯!哥哥你去忙吧,忙完之后记得来找我玩哦。”阿拉贝拉乖巧地和韩诺挥了挥手。

 “嗯,哥哥和贝拉你外公谈过之后,就来找你玩。”韩诺满口答应下来。他可是很喜欢小孩子的呢,尤其是小女孩,最喜欢和她们一起玩了!跟随伊万卡又走了一段距离,进到起居室,韩诺终于见到了大名鼎鼎的,被中国网友戏称为“川建国”的唐纳德·特朗普。

 他正在看着手机…不知道是不是在推特上昂文字,指点江山…乍一看和普通的美国老爷爷也没有什么区别。“父亲!之前我跟你说的人,给你带过来了。”

 “哦?”特朗普放下手机,饶有兴趣地看了韩诺一眼,然后问道,“中国人?”韩诺跟随伊万卡到特朗普的对面坐下,赞叹道:“老爷子好眼力啊!”特朗普笑笑,“感觉。

 而且确保我连任这种事情,如果真的能够做到,东方国家里我相信只有中国人会有这个能力。说吧,你准备怎么做?”

 不知为何,从见到韩诺的第一眼起,特朗普就觉得这个年轻的东方男人能够带给他惊喜。韩诺并没有回答特朗普的问题,而是问道:“老爷子昨晚上没睡好?”

 特朗普微微一愣,然后道:“像我这么大年纪的老人,又处在这个位置上,睡眠不好是很正常的一件事情。”韩诺对特朗普的回答不置可否。

 他继续道:“您昨晚睡觉之前刷了一会儿推特,放下手机闭眼的时间应该是晚上的11点58分,不算晚,但是。

 直到1点14分您才正式进入到睡眠状态。3点32分,您被意给惊醒,起来上厕所。回去之后,这一次您仅用了13分钟便再次入睡,可是还不算完,到6点06分,您再次被意惊醒。

 而这一次就没有那么幸运了,您没能够再次入睡,一直在上躺到7点半起洗漱。您说我说得对吗?”在韩诺讲述的过程当中,特朗普的眼睛和嘴巴张得越来越大。

 等到说完,他急忙从桌上拿起手机,打开监测自己睡眠的APP,看着那完全无误的时间,一时之间不知该说什么好。

 最关键的是,除了跟睡眠有关的时间外,韩诺还知道他睡前做了什么、中间是因为什么醒的、最终什么时候起的

 放下手机,特朗普郑重其事地问道:“这位小友,请问你怎么称呼?”此刻,他对韩诺算是真正重视起来了,“叫我韩就好。”

 “韩,你就是传说中,东方的仙人?”“嗯…你可以这么理解。东方的仙人,或者是西方的超级英雄。”

 “哇喔!那可太酷了,那您准备怎么帮我,又想从我这里得到些什么呢?”韩诺和特朗普对彼此称呼的轻重。

 在不经意间发生了对调。韩诺回答道:“老爷子你的对手已经确定是约瑟夫·拜登了,那么我想,如果他在竞选期间,尤其是你们进行电视辩论直播的时候,一不小心…诶,大小便失了!

 那是不是就可以直接宣告失败了呢?”那何止是失败,简直一个社会死亡啊!特朗普顿时眼前一亮,“您说的是…真的?!”“当然!

 如果老爷子你不相信的话,咱们现在就可以试试。只要你想,明天,就可以在推特上看到拜登在某个场合没有兜住的小道消息。”

 其实就算韩诺不做什么,迟早有一天拜登也会产生这样的新闻的,那是在他当选总统之后。而韩诺不过是将其提前了一些,还没当上总统肯定没那么丢人呢!这么说起来,韩诺还是为了人家拜登老爷子好。

 “那好啊!那我可就拭目以待,等着明天看好戏了。”特朗普满口答应下来,反正又不用他做什么,等着看就好,何乐而不为,也不对,韩诺不可能不要他做什么,哪有这么天上掉馅饼的事。所以,他又问出了那个问题。

 “嗯…所以像韩您这样超脱于世俗的人,到底为什么要帮我呢?我有什么是能够让您看重的。财富,还是权力,我想这些您应该并不需要吧!”

 ***“老爷子你说得没错,我确实对财富和权力没那么感兴趣。我现在感兴趣的,主要就是两样东西。一,女人。二,名气。”“哦?”

 “不瞒你说,老爷子你女儿,现在是我的女人,这是我选择帮你的首要原因。”原本淡定坐在一旁的伊万卡顿时瞪大了眼睛,她怎么也没想到韩诺竟然会突然这么说,搞什么鬼呢!

 而更加令伊万卡没有想到的,是特朗普接下来的反应。“哦?是嘛,那敢情好,我早就看那小子不顺眼了,倒是你,和我家伊万卡般配的。”“哈?!”

 伊万卡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家老父亲,他该不会就这样把自己给卖了吧!虽说自己已经是韩诺的女人了,“还有。

 除了你女儿,我对你的外孙女,以及现在的夫人都感兴趣的。如果能够一家三代大被同眠的话,那多是一件美事啊!”韩诺此言一出,伊万卡那是彻底懵了。  M.emEnGxS.CoM
上章 娱乐圈的无耻统治者 下章